语气词句末迭用的制约机制

发布者:文明办发布时间:2017-11-10浏览次数:37



主讲人:王珏 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


时间:2017年11月16日15:00


地点:对外汉语学院303多功能厅


举办单位:对外汉语学院


主讲人简介:

上海交通大学国际教育学院教授,汉语研究所所长,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学科带头人。 中国语言学会会员、世界汉语学会会员、国际汉语教学学会会员、华东修辞学会会员和上海市语文学会理事,《语言科学》、《外国语》、《华中师范大学学报》等杂志通讯审稿人,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评阅人,上海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华文教育研究中心专家,华东师范大学兼职博导。


内容简介:

普通话28个述题语气词都可以在句末右向递层迭用,其迭用顺序可表示为如下繁式和简式序列。繁式:A.来/来着/去/而已/罢了/就是(了)>B.的/似的>C.了/啦/咧>D.呢/着呢>E.不/不成/不是/没(有)/吗/吧1/F.吧2/得了/好了/算了/G.啊/哎/哦/哟/嘛/哈。简式:A.来>B.的>C.了>D.呢>E.吗/F.吧/G.啊。按照迭用顺序,该序列里的语气词可分为两组5类7种。运用行知言三域模式逐一讨论这两组5类7种语气词的语义结构,而后依次对比紧邻迭用中语气词的语义结构发现,语气词句末迭用的微观、中观、宏观制约机制都可以概括为交互主观性(蕴含主观性)或语力“弱前强后”,也可以视为“言者前,听者后”的关联亲密度机制,并与其音响度“低前高后”之间存在同步象似性关系。